<em id="ofsdj"><ruby id="ofsdj"></ruby></em>
<th id="ofsdj"></th>

  • <th id="ofsdj"></th>
    <dd id="ofsdj"></dd>
    <button id="ofsdj"><acronym id="ofsdj"><input id="ofsdj"></input></acronym></button>

    1. <th id="ofsdj"></th>
      <button id="ofsdj"><object id="ofsdj"></object></button>
      <s id="ofsdj"><samp id="ofsdj"><blockquote id="ofsdj"></blockquote></samp></s>
    2. 怎么看待公司毀約畢業生?警惕“搭車毀約”!

      用人單位只有“正確”毀約,才能將負面影響降到最小。
       
      據報道,有通過校招途徑獲得國內某新能源車企發放offer的校招生反映,今年5月,公司HR稱因為業務調整,不能提供就業崗位,涉事企業為學生提供5000元補償。同時,該校招生還表示,和他一樣被毀約的學生有20多名。
       
      此前,另一家新能源車企也被曝出毀約2022年畢業的校招生,其中不少人和該車企、學校簽署了三方協議,準備等畢業答辯結束后入職。這家企業給出的解釋大同小異,公司進行了業務調整,部分崗位被關閉。
       
      簽了三方協議又毀約,這樣的事情其實每年都會有,有用人單位毀約的,也有畢業生毀約的。至于毀約后果,三方協議一般都約定得很明確,按協議規定,誰的責任誰承擔即可。
       
      今年的毀約事件之所以得到很大關注,甚至相關話題一度上了微博熱搜。究其原因,除了集中解約、涉及學生人數眾多外,更在于疫情下畢業生就業難的大背景。往年,就業不這么難,用人單位毀約,畢業生很快可以找到新工作;如今,畢業生被毀約,意味著可能在較長時間內處于失業狀態,毀約后果自然變得不可承受。
       
      事實上,在就業形勢根本好轉之前,用人單位毀約引發的矛盾可能會長期存在。因此,如何看待毀約,如何避免毀約進一步激化矛盾,如何平衡保護各方利益,這些問題有必要進行梳理。
       
      毀約并非不可,但要警惕“搭車毀約”
       
      首先,用人單位可以毀約嗎?
       
      答案是肯定的。
       
      法律上有情勢變更原則,當合同賴以成立的基礎發生當事人預料不到的重大變化,合同可以變更或解除。三方就業協議中,多有特定情形發生時可以解除協議的條款。
       
      和畢業生簽三方就業協議時,經營狀況尚好,但之后由于疫情等原因經營狀況惡化,業務需要調整,如果毀約是出于這種原因,此時要求用人單位必須履行之前的協議,讓事實上已不需要的人入職,就有些“強人所難”。所以,法律支持用人單位特定情形下的毀約。
       
      根據勞動合同法,在“生產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 等特定情形下,用人單位可以裁員——已在位的員工尚且可以裁掉,沒到位的“不讓來”,法律沒有也不應該完全禁止。
       
      但是,毀約并非沒有限制。
       
      此事中,關于毀約原因,兩家公司的解釋均是“業務調整”。如果其所言屬實,業務調整是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后的無奈之舉,毀約并非不可。對這種情況下毀約的企業做“不誠信”等評價,未必公允。
       
      但需要強調的是,法律上認定“情勢變更”,有一個前提,即“因不可歸責于當事人的原因”。就是說,如果合同成立的基礎發生變化非客觀原因,而是用人單位自身失誤導致,其毀約得不到法律認可。
       
      此外,尤其要警惕“搭車毀約”。不排除有個別企業,并未出現法定或約定的毀約情形,但為了降低人力成本,也“搭疫情的車”而與畢業生毀約。
       
      如果想得到公眾認可,公司在保守商業秘密的前提下,可以對毀約背景做更詳細的披露。勞動監察部門也可做相關調查、披露,以回應公眾合理質疑。
       
       
      為何只有5000元的賠償金?
       
      當特定情形出現時,用人單位可以毀約,這是法律賦予企業的權利。但“法律是最低的道德”,考慮到毀約給畢業生就業造成的巨大困難,負責任的企業應將毀約作為最后的選擇。
       
      據報道,前述某家企業提供調崗選擇和解約賠償兩種方案供畢業生選擇。不滿足于“合法”的底線,而是盡可能將對畢業生的傷害降至最小,這是值得鼓勵的善意。
       
      如果經過調崗,部分人可以入職,但沒合適崗位的人員,最終還是不得不被毀約。而毀約賠償金,則是他們僅有的補償。
       
      兩家公司的賠償金,都是每人5000元。其實,這已經是有關畢業生可能拿到的最高賠償金。
       
      2019年以前,毀約方主要是畢業生,用人單位往往約定天價違約金制約學生毀約。2019年教育部提出建議,違約金不超過5000元。自此,超過5000元的違約金額度,學校一般不會在三方協議上簽字。
       
      當初將違約金額度限定在5000元,是從制約用人單位濫用權利,保護學生權益立場出發的。但現在就業情況、毀約狀況都有了變化?,F在5000元的違約金,可能不足以彌補學生被毀約的損失。
       
      那么,從制約用人單位毀約、保護學生權益的角度,可以考慮適當提高違約金數額。當然,是不是提高、提高到多少,需要在充分調研、審慎考量的基礎上作出。
       
      毀約之外,企業還能多做些什么?
       
      畢業生被毀約,得到了社會普遍同情,而企業面臨的無奈,也需得到理解。只有各方利益得到平衡保護,才可能實現雙贏多贏。
       
      最后需要提醒的是,如果毀約不可避免,有責任感的企業,不妨參考勞動合同法有關裁員的規定。比如,勞動合同法規定,裁員時應優先留用“家庭無其他就業人員,有需要扶養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用人單位選擇毀約對象,盡量也別“一刀切”。
       
      再比如,勞動合同法規定,“在六個月內重新招用人員的,應當通知被裁減的人員,并在同等條件下優先招用被裁減的人員”,如果毀約企業哪天重新招用員工,最好也通知那些被毀約的畢業生一聲,哪怕有些人已經找到工作選擇不來,他們的心中也會涌出股股暖意。

      磁力吧- 磁力天堂
      <em id="ofsdj"><ruby id="ofsdj"></ruby></em>
      <th id="ofsdj"></th>

    3. <th id="ofsdj"></th>
      <dd id="ofsdj"></dd>
      <button id="ofsdj"><acronym id="ofsdj"><input id="ofsdj"></input></acronym></button>

      1. <th id="ofsdj"></th>
        <button id="ofsdj"><object id="ofsdj"></object></button>
        <s id="ofsdj"><samp id="ofsdj"><blockquote id="ofsdj"></blockquote></sa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