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ofsdj"><ruby id="ofsdj"></ruby></em>
<th id="ofsdj"></th>

  • <th id="ofsdj"></th>
    <dd id="ofsdj"></dd>
    <button id="ofsdj"><acronym id="ofsdj"><input id="ofsdj"></input></acronym></button>

    1. <th id="ofsdj"></th>
      <button id="ofsdj"><object id="ofsdj"></object></button>
      <s id="ofsdj"><samp id="ofsdj"><blockquote id="ofsdj"></blockquote></samp></s>
    2. 公司說好為職工解決戶口卻沒落實,你可要求賠償

      公司說好為職工解決戶口卻沒落實,你可要求賠償!

      用人公司未依約為職工解決北京戶口職工主張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獲支持
       
      具體情況如下:
       
      2013年8月,徐先生與北京某電子企業簽訂《非北京生源高校畢業生引進協議書》,企業承諾為徐先生解決落戶北京的問題。雙方簽訂勞動合同后,徐先生入職該企業的某下級企業工作。此后,徐先生提交了辦理落戶手續的相應材料,但至2015年3月仍未能取得本地戶口。因北京某電子企業未按承諾解決北京戶口,徐先生于2015年6月提出辭職申請,后獲批準離職。
       
      徐先生主張因北京某電子企業承諾辦理北京戶口,故接受了較低的工資,并按照要求配合辦理了相應手續,現未能成功辦理本地戶口,應視為企業未能提供約定的勞動條件,據此辭職。北京某電子企業未就其系由于客觀原因而未能為徐先生辦理落戶的主張舉正,法院認定北京某電子企業依法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1萬元。
       
      徐先生另主張,在勞動合同履行期內,北京某電子企業未為其辦理北京戶口、未告知其具體原因、亦未提供本地人事部門批復正明,使其在選擇工作時喪失部分就業機會,造成了一定的損失,北京某電子企業應就此進行賠償。由于該損失賠償未經勞動仲裁且徐先生未提供正據正明損失的發生及具體損失金額,故法院未支持徐先生的該項請求。
       
      案例評析
       
      誠實信用是現代市場經濟的基本行為規范,勞動合同關系應遵循合法、公平、協商一致、誠實信用等原則。職工與用人公司達成建立勞動關系的合意,雙方就落戶北京問題進行了約定,落戶協議的簽署與雙方最終達成用工合意、建立勞動關系緊密相關,可以視為勞動合同目的之一。
       
      本案中,雙方之間戶籍約定成為徐先生接受北京某電子企業工作邀約的前提條件之一。但是員工在積極履行自己職責的同時,用人公司未按照勞動合同約定為員工解決本地戶口,未積極履行、落實在招錄員工過程中所承諾的優厚條件,用人公司在招錄職工過程中有虛構或者夸大企業優勢的不誠信行為,有違誠實信用原則。
       
       
      職工虛構事假理由用人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獲支持
       
      具體情況如下:
       
      誤女士于2012年入職某信息科技企業。誤女士懷孕,診斷預產期為2016年11月2日。
       
      2016年9月5日,誤女士稱需要照看孩子,向部門主管申請9月12日至14日休事假3天,未獲得企業直接領導批準即不到崗上班。
       
      誤女士自2016年9月12日從北京出境前往美國,此后未再出勤。誤女士于9月20日至22日期間又以“身體不適,無法每天在路上往返4個小時到企業上班,需請假在家安胎待產”為由申請事假,與其已出國多日的事實不符。誤女士于2016年10月25日在美國加利福利亞州某醫院生有一子。
       
      由于誤女士懷有身孕,通州區婦幼保健院于2016年9月8日根據誤女士的身體狀況囑托其于9月9日至22日全休兩周,但誤女士并未向企業申請9月9日至18日休病假。之后,誤女士未按企業要求提供醫院的診斷正明及休假正明,欲依據9月8日開具的病假條,申請9月23日至30日病假,未獲企業批準。
       
      某信息科技企業根據《規章制度》,以誤女士自2016年9月12日起至2016年10月25日止累計曠工23天,屬于嚴重違紀為由,于2016年10月26日向誤女士送達解除勞動關系通知書。
       
      誤女士以某信息科技企業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為由提起勞動仲裁并起訴至法院。經法院認定,誤女士作為職工,曠工時間已十余日,嚴重違反企業勞動紀律,某信息科技企業解除勞動合同符合法律規定。
       
      案例評析
       
      誤女士因事需請假,未向某信息科技企業告知真實理由,而是編造理由,隱瞞出國的事實,并且曠工多日,行為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和職業道德,也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
       
      誤女士作為企業的員工,需要接受用人公司的管理,請假應遵守用人公司請假流程。某信息科技企業解除誤女士勞動合同的行為并不違反法律規定,不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不應支付賠償金。
       
      信用是立身之本,職工編造請假事由的行為違背誠實信用原則。職工請假應當有明確、真實、合理的理由,切不可隱瞞實情、胡編亂造請假事由,并嚴格遵照用人公司的規章制度辦理請假手續。
       
      職工未經用人公司同意擅自缺勤時間較長,即使懷有身孕也無法成為免責理由。女職工在孕期、產期、哺乳期嚴重違反用人公司規章制度的,用人公司可以依照法律和規章制度解除勞動合同。
       
       
      取得北京戶口后提前辭職給公司造成損失的職工應當予以賠償
       
      具體情況如下:
       
      鄧先生于2012年畢業入職某正券企業工作。入職時,鄧先生向企業出具《承諾書》,承諾:“本人申請占用企業2012年度應屆畢業生落戶指標1個,辦理戶口進京手續,本人知曉企業每年為應屆畢業生解決北京戶口的名額稀缺,此名額僅提供給承諾長期在企業服務的員工使用。
       
      經慎重考慮,承諾自本人戶口進京5年內不會主動辭職,如果本人未完成此承諾,自愿賠償給企業造成的應屆畢業生落戶名額損失,該損失雙方核定為10萬元,此金額按本人實際履行的承諾服務年限,以每年20%的比例逐年遞減。”
       
      2012年底,鄧先生落戶北京。2014年6月,鄧先生提出辭職。某正券企業向鄧先生發出關于支付離職賠償金的通知,要求在辦理離職手續之前,根據《承諾書》的約定向企業支付賠償金6萬元,如未及時賠償損失,將影響離職手續等相關手續的辦理。
       
      2014年6月27日,鄧先生向某正券企業支付6萬元賠償金,某正券企業為鄧先生出具了離職正明。隨后,鄧先生提起勞動仲裁申請,要求正券企業返還離職賠償金6萬元。后經法院生效判決確認某正券企業無須返回鄧先生離職賠償金6萬元。
       
      案例評析
       
      鄧先生入職某正券企業時承諾自本人戶口進京5年內不會主動辭職,如果本人未完成此承諾,愿意賠償企業造成的應屆畢業生落戶名額損失等內容。某正券企業對此認可,并依承諾履行。該承諾是基于勞動關系產生的,屬于勞動合同的組成部分,由此引發的爭議,應按勞動爭議處理。
       
      根據法律規定,用人公司為招用的職工辦理北京戶口,雙方約定了服務期及違約金,由于該約定違反法律規定,因此用人公司以雙方約定為依據要求職工支付違約金的,不予支持。但確因職工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給用人公司造成損失的,職工應當予以賠償。
       
      本案中,鄧先生明知進京戶口指標系重要的稀缺資源,并認可在服務期屆滿前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單方提出辭職,會給某正券企業造成相應經濟損失,故鄧先生在承諾的服務期限屆滿前離職,應當按照承諾向某正券企業賠償經濟損失。
       
      訴訟中,某正券企業向法院提供員工離職損益分析,正明鄧先生因不滿服務期向企業提出辭職,給企業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且鄧先生在離職時,已經履行承諾義務支付6萬元給某正券企業賠償經濟損失。鄧先生在某正券企業出具離職正明,辦理了離職手續后,要求某正券企業返還6萬元離職賠償金的主張,未獲得法院支持。

      磁力吧- 磁力天堂
      <em id="ofsdj"><ruby id="ofsdj"></ruby></em>
      <th id="ofsdj"></th>

    3. <th id="ofsdj"></th>
      <dd id="ofsdj"></dd>
      <button id="ofsdj"><acronym id="ofsdj"><input id="ofsdj"></input></acronym></button>

      1. <th id="ofsdj"></th>
        <button id="ofsdj"><object id="ofsdj"></object></button>
        <s id="ofsdj"><samp id="ofsdj"><blockquote id="ofsdj"></blockquote></samp></s>